2016年4月北京WSET第二级课程

欢迎来到课程信息界面!在报名前请仔细阅读以下内容。 WSET第二级葡萄酒与烈酒认证更深一步学习所有酒类产品及系统品酒技能。此级别适合有一定葡萄酒基础知识的学员。 本期课程为2016年4月WSET第二级课程。课程授课语言以中文为主。 课程 日期 时间 第一节 4月8日 周五 10:00 – 18:00(9:30-10:00签到) 第二节 4月9日 周六 10:00 – 18:00 第三节 4月10日 周日 10:00 – 18:00 考试 4月24日 在该等级中,龙凤带您探索: 如何酿造葡萄酒,影响葡萄酒的风格和质量的因素 主要的白、红葡萄酒品种 全世界主要葡萄酒产区 起泡酒、甜酒和加强酒 烈酒和利口(甜)烈酒 酒标术语 美食与美酒搭配 如何用系统的方法去品评葡萄酒 中文授课为主,有双语言的课件,学习资料和考试可选中文或英文。 学费:人民币5,800元。包括所有学习材料、专门的教学、考试费和所有课程中品饮的葡萄酒。每节课的座位不超过14个。请注意若课前没有交付全部学费,龙凤美酒顾问不能保留你的课程座位。 若有任何问题,请阅读常见问题,或联系class@dpwc.co,或致电15901088040,(010)59604263 若决定报名,请按下方的“报名”按钮,并按照之后网页的指示进行注册。...

详细信息

Edward的奔富葛兰许品鉴笔记(1955-2010)

        奔富葛兰许素有“澳洲酒王”的美誉,自1951年他的第一个年份起,它很快就成为奔富的旗舰级酒款。这款酒所用的葡萄品种主要为Cabernet Sauvignon赤霞珠和Shiraz西拉,选用的都是来自最好的葡萄园的最成熟的葡萄。60多年来,奔富葛兰许经历了变革和挑战,也创造了许多的荣誉和光荣。 龙凤美酒顾问的Edward老师参加了数场奔富葛兰许的品鉴会,与酿酒师、葡萄酒大师等进行了广泛而深入的交流,积累了丰富的经验,对于这款酒也有着相当深刻的理解。请点击接下来的链接,来阅读完整版的Edward老师的奔富葛兰许品鉴笔记吧! 第一部分:A Range of Grange Part 1: Penfolds’ Iconic South Australian Blend 第二部分:A Range of Grange Part 2 (1955-2010): Tasting Notes, Select Early Vintages 第三部分:A Range of Grange Part 3 (1955-2010): Tasting Notes, The 1980s Select Vintages 第四部分:A Range of Grange Part 4 (1955-2010): Tasting Notes, The 1990s Select Vintages 第五部分:A Range of Grange Part 5 (1955-2010): Tasting Notes, 21st Century Grange...

详细信息

Nice to Meet you too! Brown Brother Milawa

(文/ Carol Shi 师歌)  一月底的澳洲正值夏末。暑气略消,天朗气清,赶上这时节拜访Brown Brothers酒庄,实在令人愉快不已。逗留在Milawa的两天,说得上是这次澳洲之旅最最悠闲的时光。 从堪培拉到Milawa的高速路上,可着实体会了一次什么叫“生死时速”。出发时的天色已经有几分阴郁,行至半路,大雨不出预料地倾泄而来。预计尾随友人夫妇的车却已不见踪影,GPS导航又状况频出。有那么几个瞬间真的是窗外雨潇潇,车内心慌慌。好在,从高速进入Milawa的那一刻,天突然放晴,出奇的晴朗。仿佛我们已开出那片雨云,将风雨通通甩在身后;又仿佛Milawa知晓我们即将到来,拨开雨幕款步而来。就这样,与Brown Broths Milawa的相遇令人更觉友善亲切。 (酒庄的“大门”,据说在Brown Brothers的Family House建成的时候就有了,算起来可有那么几百年了) 周六一大早,随酒庄的工作人员Andrew参观了位于King Valley的Banksdale 葡萄园。葡萄园在海拔400多米的地方,占地101公顷。这是我第一次真正的参观一个葡萄园,这样零距离接触才真切感受到无遮挡的紫外线,和海拔造成的3℃左右的温差。除了长期种植的Chardonnay、Shiraz、Pinot Grigio这些品种之外,这里正在大片的种植Prosecco。 (King Valley Banksdale 葡萄园) 私以为,这倒是一种聪明而又新奇的尝试。参观的过程中也品尝了一些出自这片园子的Prosecco,不出预料的讨人喜欢,香气清爽淡雅、气泡圆润柔和。有人必然会说这种尝试太过讨巧,又或者认为他们定然是跟随潮流掘一桶金。抛开这些不去讨论,对于喝酒的我们来说能多一种新鲜感,自然是再好不过的事情。既然樽前有酒,咱们莫问原由。 走完了葡萄园,接下来自然是酒厂了。Milawa有Brown Brothers里程碑式的Kindergarten Winery 这里让我联想到“查理的巧克力工厂”,他们会把一切好玩儿的点子拿到这里来实验。只有你想不到,没有他们做不到,比如说这次我所品尝到最好玩儿的混酿:Moscato莫斯卡托& Sauvignon Blanc长相思。想象一下,你觉得会是什么味道?很好奇吧!对于我个人而言,是Moscato的花香缠绕着Sauvignon Blanc的青草气息,两个品种各有各风采,但是结合在一起的时候又变成了一个独特的整体。像一枝花,有了叶子才完整。一向不喜爱长相思的我突然觉得,这样一款混酿要是少了长相思该是多么乏味。 (Moscato& Sauvignon Blanc混酿,如果你有机会品尝,请跟我分享你的感受!) 而不同于葡萄园和酒厂的静谧,周末的Milawa酒庄人来人往热闹非凡。 从Celler Door到餐厅,随处可见来度周末的人们。拖家带口的,朋友欢聚的,形形色色。如果你说最悠闲的事情是“坐看云卷云舒”,那我说还不够,最悠闲的事情应该是躺在发呆,什么都不干,连云卷云舒也懒怠抬眼皮去看一看。此所谓休假之最高境界也!BB Milawa是这么个地方,你听到周围所有人的喧嚣,可却能安然享受属于自己的静谧。杂糅的背景音忽高忽低,恰到好处,一切都那么怡然自得。 (Milawa Winery- Restaurant) 而美妙的Milawa有着太多太多道不尽的好,写下这篇文章的此刻夜深人静,所有的记忆涌向眼前,让我觉得不能再写。因为我无法描述和传达给你一个实实在在的Milawa,去吧!去到那里你自然知晓。 最后Cheers! Nothing but the...

详细信息

趣谈葡萄酒与卫生纸

两年前的时候有一篇关于“葡萄酒与卫生纸其实没什么不同”的文章突然映入人们的眼帘,顿时引起了广泛的业内的讨论。然而那时的中国市场还是个booming的状态,而本人也正好在法国学习葡萄酒专业。时隔两年为何又要提起这篇文章呢? 当初第一次见这个文章是在上Plasis先生的葡萄酒市场课时。上这些课的时候中国的市场是一定会被讨论的主题,然而当法国人说起中国这两个字的时候眉头总是紧皱的。对于法国大部分的酒庄来说中国的市场是不得不把握住的,但是真正能够赚钱的还是要出口到美国,甚至有时在美国市场的利润是高过法国本土市场的。所以对于像法国这样的国家是需要利用出口到美国的利润来填补中国市场的看似繁华却难以果腹的窘境的。于是我想到了这篇文章!为何一个看似繁华的市场却如此令法国人头疼,而另一个却是看似繁华更胜似繁华的市场,也许究竟是在这篇文章中吧! 其实要说的并不多,只是突然间很受启发。也许放在两年前大家都会觉得把葡萄酒当成饮料来卖真是无稽之谈,然而时至今日,市场亟待调整,不知道换位思考——不要把葡萄酒当作只是“高大上”的饮品来推入市场会有何效果呢?一个法国同学的结业论文是如何教育中国葡萄酒市场,因为他在上海待过一段时间所以对中国市场颇有感触。他的观察就是中国人不怎么喝葡萄酒。不用多说就拿中美法三个国家比较,结果也确实如此。按照2010年liter per capita的统计,人均年消费葡萄酒量来说法国是45.7升,美国9.42升,而中国只有0.69升。根据这个数据也可看出葡萄酒在中国的消费量确实很少。再拿我自己来举例,我家也就是一周能喝两瓶葡萄酒,而再拿我非葡萄酒行业的朋友来说更是只有过节团聚才会开上一瓶葡萄酒。虽然这个时候会有人说中国的人口基数远远大于这些国家,但是只有这个量提高了酒商们才会高兴,才能说明葡萄酒进入了老百姓的家里,真正成为了一种消费习惯,确实有了葡萄酒的市场。 综上所述,笔者想说的是在中国市场葡萄酒行业是否该是时候卸下葡萄酒华丽的面具轻装上阵,给消费者一个合理透明化的市场(最近很流行说让葡萄酒的价格透明化O(∩_∩)O),让消费者了解到不同的葡萄酒是会有不同的价格而不是所有的葡萄酒都是一个“高大上”的定位。其实中国的市场并不缺少酒,缺少的是经常饮用葡萄酒的习惯。 一条华丽的分割线 事情在笔者眼里是这样的,但是…… 其实事情还有更多的层次。凤仪看完了之后反问了我一个问题,顿时让我无言以对。葡萄酒确实可以比作饮料,但是这是一个不能从外观来评价好坏高低的饮料不是吗! 有很多物件都是可以从包装看到好与坏,例如衣服鞋子包包。 再比如饮料,我们有依云,从包装上就能看到啦~ 可是葡萄酒呢?如果你看不懂酒标那就不好说了吧,你能从酒标上就看出葡萄酒的高低贵贱吗?很难! 例如,我们上课时经常会举例用到的酒: 这可是一瓶很有价值的酒哦~如果有人说一看这就是一瓶高档酒,那么我觉得这完全是您个人品味很高,但是通常大家从酒标都会觉得这酒至少光看酒标不会物有所值。 所以完全采用葡萄酒与卫生纸这篇文章的态度来说葡萄酒只是饮料确实不对,但是把葡萄酒当做饮料来卖还是可圈可点的。...

详细信息

澳大利亚百姓“瞧不起”澳洲葡萄酒?

上个月本人与同事去澳大利亚旅行,从城市玩到“农村”,我们和不少认识与不认识的澳大利亚人民进行了交流。奇怪的是,我竟然发现自己过去不曾意识到,当下澳洲百姓平时主要饮用一种葡萄酒:新西兰长相思。 我们在堪培拉参加一场前同事的婚礼,新郎是澳洲本地人。他与我交流和葡萄酒相关话题时,总是说:“新西兰长相思是我现在的最爱,它具有很干的口感。我非常讨厌霞多丽,因为总是甜的。”对此我感到有点无语,因为新郎官认为所有的霞多丽都是澳洲曾经的经过很多美国新橡木味影响,味道很甜的风格。所以在这位澳洲人的眼中,他觉得本国的霞多丽很难喝,并觉得世界上所有的霞多丽都一样。 (婚礼当天,所有的饮料中,我个人认为澳大利亚的 Solo 牌汽水喝得最爽) 后来我们到维多利亚州东北部参观 Brown Brothers 布琅兄弟酒庄。该酒庄的新款 Moscato 麝香和长相思的混合让我们惊艳不已。本来已经大获成功的甜型麝香半起泡酒让大部分消费者喜爱不已,但是加上长相思的一丝绿色水果和植物香气,以及高酸度的支持,这两个品种的混合已然达到完美的平衡。当时我在想,现在的澳洲消费者不但还受着思维上 ABC(Anything but Chardonnay 喝任何霞多丽以外的酒)的影响,而且从口感上来说,谁不喜欢在讨喜的甜味上再增加一点清爽度呢? (布琅兄弟酒庄的 Banksdale 葡萄园,栽培当下流行的 Pinot Grigio 和 Glera/”Prosecco” 葡萄品种) 离开酒庄后,我们一路开车到墨尔本见朋友。这时我陷入了一场辩论中:我朋友的老板 R 先生是勃艮第宇宙级大粉丝,在聊天时,我说为什么大家总是把勃艮第越说越复杂?R 先生立刻激动了,解释道:“世界上没有第二个产区能做到这一点,就是不同酒庄采用 Richebourg 特级葡萄园的葡萄,酿的酒都有不同的个性,但是人们还是能够知道这些酒都源于 Richebourg。而澳大利亚莫宁顿半岛酿造同样类型的酒,但是从来都达不到勃艮第的伟大。”辩论了一个多小时,我突然意识到:为什么粉丝们谈及勃艮第或者波尔多、巴罗洛的时候,永远都 不聊一聊可能会很“无聊”的大产区级别的酒?普通的勃艮第红或白葡萄酒和澳大利亚的同类型酒相比,性价比有可能特别差呀。 (因为勃艮第葡萄酒而“吵架”) 旅行的后半段,我们去了莫宁顿半岛的 Portsea Estate 酒庄园学习,最后在悉尼旅行。我们发现尽管莫宁顿半岛的酒质量普遍优异,性价比也很不错。在悉尼,我们与澳洲最厉害的侍酒师之一 Sophie Otton 女士聊天,她的话语似乎总结了我之前的疑问:“经典的新西兰马尔堡长相思的风格很容易被消费者接受,一般的消费者可能很难从流行的事物中迅速跳脱出来,尝试新的事物,但是我们业内的人士不正在帮助消费者试一试更多有意思的饮料,从而让他们更快乐吗?” 对啊,我们何必纠结太多。我在写这篇博文的时候,真想喝一杯热奶茶,让自己当下开心的饮料是最珍贵的。去买奶茶了,The...

详细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