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凤阅读丨Behind Every Winner——揭秘玛格丽特河葡萄酒大赏幕后故事!

  在座的各位酒友们,在你们漫漫喝酒之路上,想必肯定喝过许多某某比赛金奖,银奖,铜奖酒了吧?但你们有没有好奇过一个问题:这些金奖银奖都是怎么评出来的? 我这次跟着凤仪老师去参加了Margaret River Wine Show(玛格丽特河葡萄酒大赏)后,近距离地了解了一下这些奖项背后的故事。好奇宝宝们,快快看过来!   评比是分两天进行的,整个比赛一共有6个类型,37组酒,每组有10-20款酒不等。所以两天下来,各个评委大概品了400-800款酒,任务量之艰巨,堪比马拉松,大家可以想象一下。 6个葡萄酒的类型中,除了传统的红白葡萄酒组,还有专门的赤霞珠挑战赛组,甜酒+起泡酒组,wines of provenance组(来自相同或者相似风土但是不同年份的葡萄酒,类似垂直品鉴)。甚至专门设立了新兴品种组,和非商业酒(比如兴趣酿酒,学生酿酒,业余酿酒师酿酒之类的)组。 比赛一共产生17个奖杯:最大的是Langton’s wine of show。此外还有最佳参展商,最佳红、白葡萄酒,最佳单一园红、白葡萄酒,最佳赤霞珠、西拉、赤霞珠混酿,新加坡航空公司的国际评委奖等等等等。每个奖项都是由不同的葡萄酒行业公司赞助的。 评委们需要先从对应品种的小奖项中评选出佼佼者,然后再从它们中间挑出大奖。比如最佳红葡萄酒是由最佳赤霞珠,赤霞珠混酿,西拉,单一园红葡萄酒比较得来的。其余的最佳则分别评出最高者再依次与最佳红或白进行比较,最终得出最佳葡萄酒之奖。最佳Wine of provenance与新兴葡萄品种,非商业性质红白则不参与最佳葡萄酒奖项的评选。 最佳参展商奖的得奖过程有些特别:金银铜奖牌对应5,3,1分,参展商分数等于其得分最高的三款酒相加,最高分者胜。如果打平,则增加第4甚至第5款酒,直到分出胜负! 说回到单款具体的葡萄酒。比赛时一组评委有5个人,其中3人属于品鉴经验比较丰富的“资深评委”,另外2人则是“副手”。三位资深评委给出的平均分就是这款酒的最终得分,副评委的分数则作为参考,以防“过奖”或者“错杀”。而平均分95分以上即可以获得金奖,90至94分则为银奖,85-89为铜奖。奖牌并没有数量限制,也就是说如果参赛的酒款质量够好,全部酒都拿金奖也是可以的!但是显然这是不可能的,实际上尽管玛格丽特河是一个以质量著称的精品产区,一大半的酒还是会空手而归。 比赛结束之后会有一个面向公众开放的展览,到时候拿到奖牌的酒就可以大肆炫耀自己的成绩啦!而低于85分(铜奖)的酒,在展出时只会列出名字,不会显示分数。我好奇询问凤仪,有没有愤怒的庄主上来对峙,“凭什么我的酒只得那么点分数?!”凤仪说:“噢他们肯定会生气,但是还是要保持微笑。”毕竟怼裁判是一件极其需要胆量的事情。 赛制终于理清楚了?我们来看看比赛上发生了些啥吧。 进入赛场后,评委会被告知接下来是哪一个类型葡萄酒的评审,比如2016年的霞多丽。而拿到具体酒后,除了品种和年份,其他信息都是匿去的。 然后各个评委会告诉其他人你期待看到什么样的风格的葡萄酒,或者告诉大家自己认为酒里面出现什么味道算是有缺点,毕竟大家对缺点的认知是很主观的,需要提前讨论一下。比如说凤仪觉得,赤霞珠里面如果有一点点桉树或薄荷味没关系,但如果有很多,还掩盖了其他的风味,那就算缺点了。还有一点需要纳入考核的就是近期的酿酒趋势,简单说就是最近流行什么风格的酒啦。 开始品酒后,每个人喝的顺序是不一样的。凤仪每次都是从中间品到两边,但有评审会从最后品到最前,有的评审是从前品到后。这会减少顺序带给分数的影响。当你品到最后一款时,基本上已经非常疲惫,所以会对这款酒格外严格。 上期文章也提到过,一组品鉴结束后评委就会走到外面去,和其他评委开会。这里不得不提一个非常有意思的赛制,就是“召回重品”。大家坐在一起讨论每款酒的得分时,有两个分数经常引起争论,一个是95分(金奖分数),一个是80分。因为80分代表这款酒几乎是一款有缺陷的酒了,一般来说评委会打出的最低分也就是80分,除了那些明显有缺陷的酒会拿75分以外。 所以当一款酒的得分出现明显分歧的时候,它就会被召回重品。比如有一款酒分别拿了83,91和95分,这就必须重新评分了,而在五人重新品尝之后,分数被定在了88分,金奖变铜奖了。 更有趣的是,召回的酒会夹杂在一大批其他已经结束评分的酒中间,打乱顺序,让大家重新品尝。分数有分歧的先不提,那些本来没有分歧,被用来当烟雾弹的酒,很有可能“躺枪”被牵连。有一款酒本来得分是95,95,96,92,和95,除去一位副裁判的92分,这应该妥妥的金奖没跑了。结果被混入召回组后却只拿了90分。评委们不停地更新判断,更新评估标准,最后却总能神奇地达成一致(凤仪说,因为大家都是专业人士,如果对品质判断一直有分歧才很奇怪)!顺带一提,评委是必须写酒评的,后面讨论的时候也必须有理有据。 我问凤仪,这次参赛的葡萄酒里有没有什么酒给她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凤仪说,赤霞珠组的酒真的很棒,它们必须很棒。但是让她印象最深刻的是赤霞珠的混酿,她给了很多酒极高的分数。还有玛格丽特河的小众品种希拉,作为凤仪最爱的品种,也是对它们赞誉有加。 此外凤仪还说,霞多丽整体获奖率极高!并且拿了一沓酒单给小编看,霞多丽页满眼都是各种金银铜奖。长相思也非常有意思,两极分化很明显,要么寡淡要么非常浓郁。仅有的14款参赛酒里有6款都是金奖或银奖。   最后我问凤仪,会展期间最有意思的事情是什么。 凤仪毫不犹豫说:“我昨天看到鲸鱼了!” “不过说真的,最有意思的是,大部分评委是酿酒师,所以他们对葡萄酒缺陷是很挑剔严格的,他们喜欢的酒可能不是一般消费者会喜欢的酒,所以不要一看到金奖酒就觉得自己会喜欢,那或许只是评委的味蕾。而为什么国际评审很重要?因为酿酒师是从他们的角度去评估的,但是国际评审,比如我,就是过来争辩的!我会说,我在中国学生们,他们很喜欢这种风格的酒啊! 他们需要国际评审,中国是个很重要的市场,中国人喜欢的酒可能跟澳大利亚酿酒师们喜欢的酒完全不一样。我们喝很多国际酒,酿酒师可能喝得最多的是他们自己酿的酒。就像老外评论中餐一样,他们总是觉得咕噜肉是中餐里最好吃的猪肉菜,但是我们听到只会呵呵一笑。就像我妹妹,她用口碑网(Yelp)查西餐餐厅评价,但如果找中餐餐厅的话,她只用大X点评。...

详细信息

龙凤阅读丨“死理性派”的葡萄酒缺陷讲堂(一):挥发酸

文:刘畅 编:Sean     葡萄酒缺陷——挥发酸(Volatile Acidity) 我们在形容葡萄酒,特别是来自新世界的葡萄酒时,经常会用到一个词:纯净。不知道你有没有好奇过,“纯净”说的到底是什么?指的是一种沁人心脾的主观感受,还是有理有据可以量化的客观指标?   葡萄酒的生产过程,从栽培到酿造到储存,是一个有很多东西参与的漫长而复杂的过程。环节繁杂,就难免会有奇怪的东西混到酒里。有些混进去的东西成为了葡萄酒的“风格”,为葡萄酒提供了具有识别度的风味。但是还有很多时候,混进去的东西让葡萄酒味道变得不那么讨喜了。于是我们说,这款酒有“缺陷”。   龙凤的“死理性派”讲师刘畅,在接下来的几篇文章里,会以走进科学的角度,为大家介绍一下葡萄酒里几种常见的缺陷,希望对大家学习有帮助!我们从一种小编觉得非常容易识别(用畅爷的话讲,感知阈值低)的缺陷——挥发酸开始。     定义 挥发酸是指那些存在于葡萄酒中小分子的、具有挥发性的脂肪酸的总称。最常见的挥发酸是乙酸(也叫醋酸 Acetic Acid),因此葡萄酒中挥发酸的计量方法就是将挥发酸的总量换算成乙酸的含量来进行的。 大分子的脂肪酸不具有挥发性,因此也无法利用感官感知。尽管这些挥发酸对人体无害,但是很多国家认为挥发酸的出现是影响葡萄酒质量的主要缺陷,并且对葡萄酒中挥发酸的含量做出明确的限定。比如在澳大利亚规定,挥发酸含量超过1.5g/L则不允许出口和销售。   特征 具有挥发酸的葡萄酒会有明显醋的味道。在挥发酸产生的同时,通常也会伴随着乙酸乙酯的生成。乙酸乙酯会带来令人不愉悦的指甲油、洗甲水、香蕉水等气味,而乙酸乙酯的生成则会降低挥发酸的感知阈值(或者说更容易被感知到)。挥发酸的感知阈值很低,大约在0.1-0.125g\L,但这也与不同的葡萄酒风格和个体差异有关。 挥发酸可以在葡萄酒生产的任何阶段产生,产生的机理也很复杂。在酿造过程中产生的挥发酸可以通过接触适量的空气而消散。在装瓶之后产生的挥发酸目前没有很好的办法除去。   另外,挥发酸产生的同时也会伴随着一些列的氧化缺陷: 化学氧化 这种产生挥发酸的途径相对比较少见,通常情况下伴随着氧化过程会产生一定含量的乙酸。氧化过程除了伴随着果香的丧失,也能氧化葡萄酒中的乙醇,从而生成乙醛(会有烂苹果的气味),如果进一步氧化则会产生乙酸。但现在的酿造技术可以最大限度的减少氧气对葡萄酒的接触。只要不是跟大量的氧气进行接触,通常情况下可以完全避免这样的缺陷产生。   微生物氧化 葡萄酒的挥发酸主要由微生物产生。产生挥发酸的主要微生物包括:酵母、醋酸杆菌和乳酸杆菌。 在正常的酒精发酵过程中,酵母会产生一定量的挥发酸,这无法避免。然而,这些挥发酸的含量很低,很容易随着二氧化碳的生成而散失。但是,如果使用的是野生酵母发酵,那么产生挥发酸的量就会大大提升。有一种特殊的野生酵母叫做酒香酵母(Brettanomyces),这种酵母不仅会产生令人不愉悦的“动物”、“马厩”的气味之外,也会增加挥发酸的产生。因此,尽可能的使用商业酵母,使参与发酵的酵母群落变得简单,则可以避免产生过量的挥发酸。 在酿造的过程中,大量挥发酸的产生是发酵进程出现异常的信号。因为酵母在胁迫的情况下也会产生大量的挥发酸,比如温度过高的发酵温度或者过低的发酵温度、葡萄醪的含糖量过高(这也解释了为什么有些苏玳葡萄酒会有一挥发酸的气味)、氮元素缺乏或者酸度过高等等。如果在酿造葡萄酒的过程中出现了挥发酸的气味,那么酿酒师需要警惕——发酵的过程可能会出现问题。 装瓶之后的葡萄酒也不能完全避免挥发酸的产生,特别是那些没有经过灭菌处理的葡萄酒。那些甜型的葡萄酒,酸度相对较低,而葡萄酒中又残留了一定量的乳酸杆菌,那么葡萄酒产生挥发酸的可能性就会大大增加。所以,甜型的葡萄酒一定要经过严格的灭菌过滤处理才能够尽可能的保证葡萄酒在装瓶后不产生挥发酸的缺陷。...

详细信息

葛兰许的终极形态?奔富G3发布!

2017年10月18日,一支由葡萄酒专家,记者和其他各界媒体人士组成的队伍,应约来到了位于香港腹地的一座私人画廊中,共同见证了最近被广泛议论的奔富新酒——G3的发布会! 由于富邑(Treasury Wine Estates)吩咐当天的与会者对活动内容保密,不管是活动本身,还是即将发布的酒款都是神秘感十足。直到晚上7点钟,面纱才终于揭开! 但是活动循序渐进的安排方式,也是吊足了大家的胃口。没有人提前知道活动的地址,甚至大家连这是一场品鉴会还是场晚宴也搞不清楚…结果我们先是被人带到了接待处喝上一杯,接下来来到了一个奔富玛吉尔庄园主题的摄影展览,直到最后大家才终于明,这是一场食物和酒单都非常豪华的烛光晚餐,当晚的葡萄酒有:2008年雅塔娜干白,2008年葛兰许,2012年葛兰许,神秘主角G3,还有一瓶五十年陈酿稀有托利。 所以说G3到底是什么?G3葛兰许三个年份的混酿:2008年,2012年,还有撰文时还未上市的2014年份。产量仅有1200瓶,单瓶售价为3000奥币,不禁让人十分好奇,它的味道能不能像它的价格一样让你热泪盈眶。对于广大普通爱酒人,这个价格可谓惊人。 但是在说到G3的味道之前,我们有必要了解一下这款酒的酿造过程,酿造理念,以及包装和营销是如何将它塑造成为一款兼具个性与传承的酒款的。   奔富的首席飞行酿酒师,彼得·嘉高在介绍奔富G3时热情又极富口才。嘉高反复强调G3并不是简单由葛兰许2008,2012和2014三个年份的酒液调配而成。你是不可能拿着三瓶葛兰许和一个量杯就能在家里调配出这款酒的,更何况2014年份还没上市! G3从一开始就是一款独立的混酿葡萄酒。换句话说,三个年份的葛兰许酒液在进过混合后,经历了独立的橡木桶熟化,由此嘉高创造出了一款独特新颖的葡萄酒。 宾客一边享受着由专程从阿德莱德飞来的奔富厨师团队精心准备的晚餐,一边品尝着成熟精美的2008年雅塔娜霞多丽,和为G3盛大发布会拉开序幕的2008、2012年份葛兰许。我不禁好奇,玉盘珍馐,良辰美酒,会不会让接下来要登场的主角G3显得更加诱人?如果大家没有在这样一场晚宴上品尝葡萄酒,他们对酒的评价会不会有变化? 但是就算排除掉环境的加分,不可否认G3是一款非常杰出的混酿。或许把G3称作“打了鸡血的葛兰许“会让人产生错误的联想,以为G3是一款比葛兰许还要威武雄壮的酒。但是如果你想要一款比葛兰许更有活力,更芳香四溢,更加紧凑匀称的红葡萄酒,那么G3是你的不二之选。 即使在困难重重的2006年,或者相对冷凉的2002年,葛兰许也是 “五步之外即可闻其香”。但是G3比葛兰许更加需要食物相称。不是因为它结构强壮,而是由于它的香味太强烈。覆盖了整个口腔的无比成熟细致的单宁,富有活力的酸味和圆润柔和的酒精三者浑然一气,庞大却不失优雅的结构下,包裹着由大量成熟的黑色水果和微妙的橡木香气组成的核心。酒的回味无比悠长,甚至在宾客们的纷纷议论终于渐渐平静之后,仍然唇齿余香。 我们来说说酒之外的东西吧。不得不承认我不是特别喜欢G3的包装。酒标上的字母“G”仿照书法样式写成,明显有讨好中国消费者的嫌疑,而且酒标正面除此之外几乎没有其他文字。酒标的质感摸上去很接近书写纸也表明它跟书法艺术的联系。尽管酒标的设计很优雅,但是看上去它的目标消费者仅仅来自一两个地方而已——中国大陆和香港。 当然,这款酒的顾客很可能就是哪些用这款酒来彰显身份,增强革命友谊,为私人宴会锦上添花的富有中国消费者。即便这款酒品质超群,同样超群的还有它的价格:几乎是相近年份葛兰许的四倍!所以关于定价的非议不可避免。但是除了能含蓄地彰显身份之外,对于买得起这款酒的人来说价格其实不那么重要,重要的是它稀少的数量。 因此,G3似乎本质上注定是一款极小众的酒款。就发布会来看G3也像是一款今后不会再出现的绝唱。但是彼特·高嘉当晚却跟我透露,奔富日后还会再次发售类似的多年份混酿酒款。...

详细信息

2016年4月北京WSET第二级课程

欢迎来到课程信息界面!在报名前请仔细阅读以下内容。 WSET第二级葡萄酒与烈酒认证更深一步学习所有酒类产品及系统品酒技能。此级别适合有一定葡萄酒基础知识的学员。 本期课程为2016年4月WSET第二级课程。课程授课语言以中文为主。 课程 日期 时间 第一节 4月8日 周五 10:00 – 18:00(9:30-10:00签到) 第二节 4月9日 周六 10:00 – 18:00 第三节 4月10日 周日 10:00 – 18:00 考试 4月24日 在该等级中,龙凤带您探索: 如何酿造葡萄酒,影响葡萄酒的风格和质量的因素 主要的白、红葡萄酒品种 全世界主要葡萄酒产区 起泡酒、甜酒和加强酒 烈酒和利口(甜)烈酒 酒标术语 美食与美酒搭配 如何用系统的方法去品评葡萄酒 中文授课为主,有双语言的课件,学习资料和考试可选中文或英文。 学费:人民币5,800元。包括所有学习材料、专门的教学、考试费和所有课程中品饮的葡萄酒。每节课的座位不超过14个。请注意若课前没有交付全部学费,龙凤美酒顾问不能保留你的课程座位。 若有任何问题,请阅读常见问题,或联系class@dpwc.co,或致电15901088040,(010)59604263 若决定报名,请按下方的“报名”按钮,并按照之后网页的指示进行注册。...

详细信息

Edward的奔富葛兰许品鉴笔记(1955-2010)

        奔富葛兰许素有“澳洲酒王”的美誉,自1951年他的第一个年份起,它很快就成为奔富的旗舰级酒款。这款酒所用的葡萄品种主要为Cabernet Sauvignon赤霞珠和Shiraz西拉,选用的都是来自最好的葡萄园的最成熟的葡萄。60多年来,奔富葛兰许经历了变革和挑战,也创造了许多的荣誉和光荣。 龙凤美酒顾问的Edward老师参加了数场奔富葛兰许的品鉴会,与酿酒师、葡萄酒大师等进行了广泛而深入的交流,积累了丰富的经验,对于这款酒也有着相当深刻的理解。请点击接下来的链接,来阅读完整版的Edward老师的奔富葛兰许品鉴笔记吧! 第一部分:A Range of Grange Part 1: Penfolds’ Iconic South Australian Blend 第二部分:A Range of Grange Part 2 (1955-2010): Tasting Notes, Select Early Vintages 第三部分:A Range of Grange Part 3 (1955-2010): Tasting Notes, The 1980s Select Vintages 第四部分:A Range of Grange Part 4 (1955-2010): Tasting Notes, The 1990s Select Vintages 第五部分:A Range of Grange Part 5 (1955-2010): Tasting Notes, 21st Century Grange...

详细信息